<track id="h35xp"></track>

    <ins id="h35xp"><em id="h35xp"></em></ins><b id="h35xp"><track id="h35xp"></track></b>
      <var id="h35xp"><track id="h35xp"><menuitem id="h35xp"></menuitem></track></var><b id="h35xp"><span id="h35xp"></span></b>

      <del id="h35xp"><span id="h35xp"></span></del>

        <font id="h35xp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<del id="h35xp"><track id="h35xp"></track></del>

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h35xp"></font>
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h35xp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草莓小说app破解版在哪下载

                    藍言希一人敵不過六嘴,她只能滿心怒氣的不再說什么,她只是很痛心爺爺就這樣離世了,以后再也聽不到他的聲音和念叨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,藍言希渾身還濕著,程媛問醫生借了一條薄毯披在她的身上,她神情憔悴不堪,臉色慘白如紙,守在爺爺身邊不愿離去,可醫生卻不讓她繼續待在停尸房里,強行將藍家所有人都勸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藍言希悲傷過度,這一刻,她多希望有一個人能夠抱抱她,借她一個肩膀能夠痛快的哭一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藍琛還在氣藍言希懷疑他的女兒,正想再斥責她幾句,突然,走廊處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,聽著像是來了不少的人,所有人目光都驚訝的抬頭看過去,就看到走廊處轉出一行人,為首的人正是得到消息后急急趕過來的凌墨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藍言希原本還堅強著,想先把爺爺的后事辦完,可此刻看到朝自己快步走來的男人,她才發現,所有的堅強都是偽裝的,這一刻,只剩下脆弱和無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凌墨鋒俊臉滿是焦急和擔憂,當看到渾身濕透的藍言希時,他的心臟像是被什么東西狠狠的扎了一下,心疼之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轉眼間,他就邁步到了藍言希的面前,他伸手理了理她因為濕潤而粘在臉頰處的長發,低沉著開口:“爺爺的事情,我聽楚冽說了,抱歉,我來遲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藍言希眼眶一酸,淚水就決了堤似的往下掉,她撲進了凌墨鋒的懷里,終于不再偽裝堅強,可以放肆的哭一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凌墨鋒將好緊緊的擁在懷里,心疼又難受的抱著她,這一刻,他仿佛感受到了懷里女人的悲痛和絕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藍琛和藍柏交換了一個眼神,藍琳看到凌墨鋒突然出現,渾身起了一陣冷意,她還是心虛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總統先生,我家老爺子即然已經走了,我們會辦理好他的后事的,把她帶走吧,免得她又在老爺子面前胡說八道?!彼{琛立即開口對凌墨鋒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凌墨鋒剛才還溫柔心疼的俊臉,在轉向藍琛這一些人的時候,瞬間冷沉如霜,連聲音都染了冷意:“她最關心藍爺爺的情況,她絕對不會胡說八道,老爺子在醫院就診時,身體已經恢復很多,為什么會突然離世,難道真的只是意外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美女烏黑長發一瀉如瀑布好清新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凌墨鋒,這是什么意思,難道還懷疑是我女兒把她爺爺給殺了不成?這也太可笑了吧,現在還不是我們藍家的女婿呢,我們藍家的事情,現在還不需要來管,老爺子是我父親,他離世我也很悲痛,可這已經是事實了,我們再沉痛也只能接受這個事實,老人已經去了,就不能讓他安安心心的走嗎?”藍琛聲音一下子就高了起來,覺的凌墨鋒就是故意幫藍言希來這里搗亂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和言希已經領證結婚了,我已經是藍家的女婿,老爺子走的蹊蹺,言希不接受們的理由,我就要替她調查清楚,看是意外還是人為,老爺子走了,們以為就一點證據都留不下來了嗎?別那么天真,任何的事情,只要做過,都會有痕跡的?!绷枘h冷冷的譏笑一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藍琳聽到凌墨鋒要調查這件事情,嚇的她臉色一僵,兩只手緊張不安的捏緊了她的衣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姐夫,可能還不知道這其中的原因,所以才會誤會這其中有蹊蹺,我可以再跟講一遍……”藍琳急急的想為自己辯解幾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,凌墨鋒冷冷的打斷了她的話:“我不需要聽來講,我會讓我手底下的人去把事件調查清楚再講給我聽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凌墨鋒說完,伸手摟住了已經哭到無力的藍言希轉身離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藍琛立即生氣的瞪著他們的背影,恨恨的罵道:“有權有勢不了起啊,我們藍家的事情還要插手管,還真是多管閑事,二哥,也覺的爸爸的死不是個意外嗎?也相信藍言希那套僵硬的說詞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藍柏沉著臉一直沒怎么出聲,那是因為,他現在心里計較著太多的事情,老爺子離開了,他其實還是有些傷心的,只是,想到藍家大好基業被他拱手相讓,斷了藍家所有的財路,那些傷心又變的可有可無了。如今藍琛為了女兒的事情,一直在跟藍言希吵鬧不休,他其實是挺心煩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件事情,我們還是等凌墨鋒找人調查清楚再議論吧,我現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?!彼{柏立即沉著臉色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?二哥,這是什么意思啊,難道連也懷疑小琳會傷害爸爸?小琳怎么會干出這種事情呢?”藍琛立即生氣的額頭青筋暴跳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藍琳也立即哭出了聲來,一臉被冤枉的表情:“二伯,真的誤會我了,我沒有,我沒有害過爺爺,我可以對天發誓,如果我有心害爺爺,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旁邊一直沉默的藍二夫人突然怨氣的哼了一聲:“心里裝的是什么惡毒心思,我們當然不知道了,就像當初害我女兒一樣,連姐姐都能害的人,還有什么事情不敢做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藍三夫人見有人這樣指責自己的女兒,立即就不肯了,尖銳著嗓門叫道:“別瞎說啊,我女兒清白著呢,她可沒女兒那么多花花心思,別冤枉她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纖纖都送去治療了,我們找了最權威的心理醫生給她治療,她肯定會把女兒說過的話都說出來,到時候,我看女兒還怎么逃避,有些人心黑是不會寫在臉上的?!彼{二夫人立即恨恨的咬牙罵回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藍琳嚇的臉色都慘白了,不由的往父親身后縮擋了一下,她以為所有的事情都萬無一失的,可沒想到,當真正的發生了這些事情后,一切都變的漏洞百出,就算她想為自己辯解都找不到理由了,她顯的驚慌不安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二哥,可不要欺人太甚了?!彼{琛立即氣恨的扔下一句話,就帶著妻女離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藍柏心頭突然跳了一下,藍三夫人還想追過去痛罵幾句,卻被藍柏一把給抓了回來:“別鬧了,這件事情不管我們的事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叫不關我們的事,爸爸死了,還死的不明不白的,藍琳是唯一一個有嫌疑的人,我們當然要把這賤丫頭給打壓下去,好給纖纖出一口惡氣了?!彼{二夫人恨恨不滿的瞪著老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說夠了,別再管了?!彼{柏臉色突然變的鐵青可怕起來,毫無理由的對著妻子大吼一聲:“是不是真的要鬧到我們家破人亡才甘心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藍二夫人立即委屈的捂住了嘴唇哭了起來,老公怎么會變的這么蠻不講理了?他以前不是這樣的,可他最近總是敏感多疑,好像在防備著什么,讓藍二夫人壓力非常大,每天都過的不開心,藍家的興旺真的是過去了,所有人的頭頂上空都仿佛籠罩了一層的陰云,仿佛永遠晴天之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凌墨鋒抱著藍言希離開,剛走到電梯處,懷里的女人身子一軟,腦袋就直接靠在男人的懷里,昏迷了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凌墨鋒心臟一揪,緊緊的將她摟住,下一秒,他傾身將她打橫抱入懷里,旁邊楚冽趕緊拿出手機,安排了醫生過來救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凌墨鋒低頭看著懷里臉色蒼白,神色悲傷的小女人,忍不住的咬了咬牙根,藍家那群人真的太過份了,趁著他不在,就往死里去欺壓她,總有一天,他會讓藍家那些人明白,不是誰的女人,他們都敢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中文无码字幕,亚洲中文字幕av,亚洲中文字幕av不卡无码,亚洲中文字幕av无码不卡,亚洲中文字幕Av无码不卡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