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h35xp"></track>

    <ins id="h35xp"><em id="h35xp"></em></ins><b id="h35xp"><track id="h35xp"></track></b>
      <var id="h35xp"><track id="h35xp"><menuitem id="h35xp"></menuitem></track></var><b id="h35xp"><span id="h35xp"></span></b>

      <del id="h35xp"><span id="h35xp"></span></del>

        <font id="h35xp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<del id="h35xp"><track id="h35xp"></track></del>

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h35xp"></font>
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h35xp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丝瓜视频ios无限下载app下载

                    【 .】,精彩免費!

                    封立昕是個有潔癖的男人。而且自尊心也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常人奉行:好死不如賴活著!可封立昕卻覺得:賴活著還不如好好的去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大部分情況下,都是金醫師和莫管家伺候著封立昕的拉和撒。因為封立昕不肯插用導管,所以一般在他有需要的時候,金醫師和莫管家才會幫他把導尿管接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來,可以維護他的男人自尊,不用一直接著讓他不舒服的導管;二來,也有利于刺激他身體各個器官的感知敏銳度。封立昕又是個有潔癖的男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直以來,都沒有出現過意外。金醫師和莫管家跟封立昕配合得都相當的,幾乎從來沒有出現過失禁的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而今晚,金醫師正好有急事回家處理,而封立昕的病情又相對穩定,他交待過助手小邢之后便離開了封家,最早第二天的下午才能趕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莫管家原本是留在醫療室中伺候封立昕起居的。聽到樓下客廳里傳來了安嬸和太太的爭吵聲,他才匆匆忙忙的從醫療室里走了出來,趕下來想攔住怒火中燒的雪落太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哪里會想到,就在莫管家跑出去追太太雪落的時候,封立昕就要方便了?;蛟S是小邢醫生的業務不夠熟練,而且跟封立昕又沒有配合度,所以在封立昕咿咿呀呀說著不清晰的話時,他以為他不舒服了,便湊近過來詢問并檢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等他意識到封立昕是想方便時,已經晚了。封立昕已經尿失禁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還是不最關鍵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最關鍵的是:等小邢醫生想去接上導管時,液體灑在了他的手背上,他本能的想避讓,壓了一下某處,連他低下頭去查看的臉都沒能幸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熱褲背心過膝白襪的雙馬尾蘿莉美少女

                    被小解濺到了臉上,出于人的本能,小邢醫生立刻丟下了導管,條件反射的去拿紙巾擦拭自己的臉和眼鏡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封立昕是個有潔癖的人,更是人自尊心極強的男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或許小邢醫生的行為,完全是一個人的本能行為,可落在封立昕眼底:那便成了深深的厭惡。自己儼然已經是個廢物!除了躺在病床上等死之外,已經沒有任何生存下去的意義和價值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沒有了信仰,沒有了追求,沒有了對愛情的期盼,有的,只是一具殘疾的軀體?;钪拿恳惶?,都生不如死!

                    封行朗趕回封家時,小邢醫生已經給封立昕打了鎮定劑。這樣無疑是冒險的,因為封立昕已經虛弱到隨時有可能無法從鎮定劑中醒過來??僧敃r的情況,小邢醫生也迫不得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哥……我回來了,就在身邊。睜開眼睛看看我?!狈庑欣蕦⒋蟾绶饬㈥抗鞘萑绮竦纳眢w整個托起來,緊緊的擁抱在自己的懷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二少爺,對不起……都怪我,沒處理好?!毙厢t生連聲自責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封行朗沒有出聲,只是緊緊的擁抱著封立昕的身體,久久的維持著靜滯不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莫管家已經給封立昕換好了定制的睡衣,保持著干爽和整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莫管家,打電話通知金醫師,讓他連夜趕過來。給邢醫生多結算一年的薪酬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封行朗生冷著聲音,每一句話都染上了玄寒的冷意。他是冷漠的,他不會給任何人去犯第二次傷害他大哥封立昕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打過電話了。金醫師說他明天上午就能趕到?!蹦芗抑蓝贍斝那椴缓?,回話都是小心翼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邢醫生并沒有連夜離開封家,而是守在了醫療室的門外。他知道二少爺封行朗的脾氣。為了不讓他見著生煩,便一直在醫療室的門外守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邢醫生還是盡心盡職的。只是他太過年青,在敬重生命上,遠沒有他的導師金醫師做得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當晚是金醫師處理,哪怕是灑滿他的臉,他都不會驚慌失措。他能不動聲色的將導管接上,等伺候好封立昕方便之后,他會找個封立昕看不到的地方處理臉上的污液,而不會像助手小邢那樣驚慌失措的當著封立昕的面兒處理!

                    讓封立昕感覺到小邢是在厭惡他。原本被大火燒成這般模樣,封立昕的心里早已經是深深的自卑了。而這一回小邢醫生的莽撞處理,更是導火索!

                    有時候當一名善解人意的好醫生,也是一門心理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好在,清晨的時候,封立昕便醒了過來。他看到了窗簾處透進的一小縷晨曦。自己又熬過了一個晚上。又一次看到了晨曦的光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擁在一個厚重的懷里。是封行朗。他依著他睡著了。那張俊逸的臉龐上,依舊烙印著緊張和沉甸甸的擔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封立昕深深的凝視著偎依在自己身邊的封行朗,珍惜著這來之不易的每一分每一秒。他知道:過了今天,或許就再也看不到弟弟封行朗的樣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拖著一副殘破的身體去連累對自己好的人,實在是太殘忍了。封立昕真心舍不得封行朗因為自己而整日的郁郁寡歡、暴戾仇視、嗜

                    血兇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長痛不如短痛。只要他封立昕活著一天,封行朗就會一直在這樣的戾氣中糾結沉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昨晚雪落在客廳里跟安嬸和莫管家爭吵的聲音,封立昕是聽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終于,那個叫雪落的姑娘還是承受不了這樣的生活跑掉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封立昕難免會深深的自責:要不是自己當初異想天開著想找個女人回來照顧弟弟封行朗,也不會把一個無辜的姑娘給拖累進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終究,雪落和封行朗還是有緣無份。如何的撮合,也強求不來。這樣跑了,也好。至少那個姑娘可能脫離苦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自己怎么能幻想:封行朗會在這么短的時間內,又如此仇恨滿心的情況下愛上雪落姑娘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雪落,真是對不起了!我封立昕不能親口跟說聲道歉了。我只能讓莫管家留些金錢給做補償。知道不是個拜金的姑娘,但這是我封立昕唯一能贖罪的方式。請原諒我!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行朗……行朗……醒醒?!狈饬㈥坑妙~頭去頂了頂一旁的封行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哥醒了?”封行朗眼眸中滿是熬紅的血絲,“想做什么?從今天開始由本公子全天候的親自伺候!怎么樣,夠檔次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中文无码字幕,亚洲中文字幕av,亚洲中文字幕av不卡无码,亚洲中文字幕av无码不卡,亚洲中文字幕Av无码不卡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