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h35xp"></track>

    <ins id="h35xp"><em id="h35xp"></em></ins><b id="h35xp"><track id="h35xp"></track></b>
      <var id="h35xp"><track id="h35xp"><menuitem id="h35xp"></menuitem></track></var><b id="h35xp"><span id="h35xp"></span></b>

      <del id="h35xp"><span id="h35xp"></span></del>

        <font id="h35xp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<del id="h35xp"><track id="h35xp"></track></del>

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h35xp"></font>
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h35xp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麻豆传媒黄片女星

                    () 肖風沒等多久,10分鐘不到柳薔薇就傳送到幽暗城了,思夜靜和盛夏百合都沒有陪同,很快便來到城主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快看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肖風炫耀一般,將力量藥劑和敏捷藥劑的拿給柳薔薇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稀有藥水!給我!我陪你睡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柳薔薇僅僅是一眼,就立刻明白了這種稀有藥水的意義和價值,pk、打boss、攻略副本!無一不是最高端的消耗品!所以立刻毫不猶豫的說道!想要弄到這兩種稀有藥水的擁有權!

                    藏寶閣憑借兩種稀有回復藥水帶來了多大的收益,她是一清二楚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特么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肖風扶額,跟這女人沒法交流了,絕對有病,看上去空靈出塵宛如謫仙,結果張口閉口就是陪他睡,讓肖風根本不知道說什么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那還有多少空間石?制造這些藥水的是一個npc,我要造個傳送陣把他弄過來,準備把他放在幽暗城?!毙わL懶得和她廢話,直接開口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放在幽暗城?好!空間石還剩下3塊,我馬上去工會倉庫拿給你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柳薔薇一想,立刻表示同意,然后轉身就要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怎么就剩3塊了?我上次不是給你幾十塊嗎?”肖風奇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心緒飄揚在金色原野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工會駐地也要用,幽暗城也要用,沒多的了,這個材料產量太低,其他工會應該有一些庫存,要不你出面去借?”柳薔薇表示無奈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出面?算了,你去把你那三塊送到錢多多那里,我去想想別的辦法?!毙わL想了想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嗯?!绷N薇轉身離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留下肖風一個人在動著主意,空間石的產量太低,現在去臨時挖肯定來不及,也只能從各個地方的庫存中想辦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npc不用想,肖風還沒膽大包天到動主城甚至國庫的念頭,最多是找幾個比較熟的npc購買罷了,像是天龍城城主什么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除此之外就只有各大工會的工會倉庫,柳薔薇的話提醒了肖風,華夏區的大工會這么多,每個工會湊幾塊就夠了,但是怎么才能讓那些工會愿意把空間石送給肖風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借?肖風可沒這個打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離開幽暗城,肖風坐上傳送陣往皇城而去,一邊想著用什么辦法,是用副本攻略換,還是叫錢多多拿些高級裝備出來,再不濟就只有把稀有屬性藥水明碼標價了,非空間石不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的皇城已經擁有很大人氣了,距離肖風二轉已經過去了好幾天,在華夏區的玩家基數下,成功二轉進入皇城的玩家也超過10萬人,大街上可以說已經人來人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肖風從傳送廣場出現,就發現廣闊的傳送廣場上到處都是玩家的身影,很是熱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讓開,好狗不擋道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肖風正漫無目的的走著,忽然迎面走來一隊玩家,似乎有目標的徑直對著肖風而來,肖風下意識的讓路都沒有讓開,那隊玩家中一個弓箭手玩家還對著肖風不客氣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喲?找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肖風看了過去,發現是老熟人,這是一隊皇朝工會的玩家,皇朝之劍也在,其中正是那個臭屁青年十七歲弓手想睡牧師,挑釁一般的對著肖風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奶神別誤會!**神開玩笑呢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皇朝之劍也沒想到走著走著,十七會突然過來挑釁別人,趕緊上來打圓場道,肖風雖然穿了時裝,普通玩家認不出來,但是他們這些各大工會高層還認不出來就說不過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怎么著?加入皇朝之后翅膀硬了?想找不自在?”肖風斜眼看著十七道,他和這個臭屁孩還真有些不對付,雖然沒有過大矛盾,但是相互之間可是沒有好臉色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奶神消消氣!**神沒認出你呢!真不是有意找茬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皇朝之劍趕緊一邊擦汗一邊當和事佬,同時不停的對著十七使眼色,奶神兇名在外,最近在裝備榜上更是可以看見已經齊了一整套神器,可以說在玩家中無敵了,十七雖然實力不弱,但畢竟年輕氣盛,哪知道什么人惹得起什么人惹不起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明眼人都能看出來,**神是故意來找茬的,畢竟四周那么多玩家沒事,為什么偏偏說奶神擋了路,但是這種情況肯定是不能鬧大啊,不然后果就嚴重了,**神是有了皇朝撐腰不錯,問題是奶神可以一個人單挑一個工會??!

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十七本來也沒準備鬧事,純粹就是看見肖風在閑逛跑過來給肖風添堵而已,此刻有著皇朝之劍不停給他使眼色,也就作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哼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哼了一聲,十七帶著囂張跋扈的神情,仰著頭從肖風身旁走過,兩人身體交錯的時候還用肩膀撞了肖風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誰知道,就是撞這一下出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哎喲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肖風突然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,把四周所有的玩家都嚇了一跳,然后順勢

                    往地上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十七愣了愣,不明所以的看著往地上一躺的肖風,皇朝之劍和一群皇朝工會的玩家也是一臉茫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然后就見肖風深吸一口氣,突然放聲大喊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來人??!冒險者在皇城公開打人了!禁衛軍在哪里??!你們的大公爵被打了!還有沒有王法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撕心力竭的大喊瞬間吸引了傳送廣場上所有玩家的目光,所有玩家都愕然無比的看了出來,能夠在這個階段成功二轉的,無一不是各大工會的精英或者參加過服奪寶活動的華夏區高手玩家,在肖風如此顯眼之下,自然是立刻便把肖風的身份給認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不是奶神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他在干什么?發瘋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時間周圍所有人都露出疑惑不解的目光,面面相覷,都不明白奶神這是在干嘛,還有人拿出攝像精靈開始錄制起了視頻,這可是稀罕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唯有一隊剛剛從傳送陣中出現的人馬看見這一幕愣了一下,他們正是末日天尊帶領的末日盟一行人,看見這一幕體傻眼,這場景……何曾相識??!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讓一讓!誰敢在皇城鬧事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立刻,便有一隊負責皇城巡邏的npc禁衛軍沖了過來,張望一眼,隨即立刻急匆匆的來到肖風身前,慌忙把肖風攙扶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大公爵!您這是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為首的npc禁衛軍隊長一邊替肖風拍打著身上的灰塵,一邊緊張的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肖風已經把大公爵的稱號亮出來了,對這些npc來說這可是帝國中數一數二的大人物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被這個冒險者打了,你們都是干什么吃的?還管不管了?冒險者在皇城之中公然毆打我這個大公爵!還有王法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肖風一手叉腰,一手指著十七義正言辭的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!竟然對大公爵如此不敬!來人!抓起來!押進天牢之中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禁衛軍隊長一聽,立刻怒道,對著十七一指,馬上便有四名禁衛軍沖了上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不是!我沒有!別聽他胡說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十七此刻臉色也變了,看著朝自己沖來的npc禁衛軍,慌忙辯解,然而除了辯解之外什么也做不了,這可是皇城的npc禁衛軍,他要是反抗或者逃走的話后果很嚴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辯解怎么可能會有用,在肖風不屑的冷笑聲中,十七轉眼就被四名禁衛軍給押走了,不用說,等待他的就是那個天牢,帝國皇城的天牢,想想都覺得帶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奶神!奶神手下留情!**神真不是有意冒犯的!請手下留情??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皇朝之劍傻眼了,早在得知奶神在上次戰場任務中當任npc聯軍總指揮時,就知道奶神在npc中的聲望很高了,卻沒想到高到這種地步!一兩句話就讓npc禁衛軍把**神給抓進了天牢,這可不是小事??!

                    **神是皇朝重金請來的撐場面高手,這要是被npc關上幾天,不說對于**神的游戲進度有多大影響,等級榜什么的被甩開是肯定的,問題是對于皇城的名聲也影響很大??!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通知下去,要想贖人,拿3塊空間石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奈何肖風根本沒理皇朝之劍,只是對著npc禁衛軍隊長說道,但是聲音很大,似乎故意要讓皇朝之劍聽見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!大公爵!”npc禁衛軍隊長立即領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四周的玩家都跟皇朝之劍一樣傻眼了,看著這匪夷所思的一幕,那名拍視頻的倒是眼疾手快,馬上便在華夏區論壇之上發布了一個視頻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《天啦嚕!奶神在皇城的傳送廣場碰瓷皇朝工會的**神!把**神坑進了監獄!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得不說這名玩家很有才,夸張的標題立刻吸引了無數點擊量,視頻的角度也選取的很好,讓無數玩家大開眼界,這個視頻也瞬間在論壇上被置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而皇朝之劍見肖風不理他,也沒轍了,畢竟說到底是**神挑釁在先,他們是理虧的一方,所以趕緊聯系工會會長皇太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而肖風卻沒有離開,左右一看,居然發現了末日天尊一行人,趕緊眉開眼笑的迎了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哎呀!好久不見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肖風笑容燦爛,像是遇見許多不見的老朋友一樣,讓末日天尊都有些出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哎喲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只可惜走著走著,肖風突然前腳拌后腳,直挺挺的摔在了末日天尊一行人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而末日天尊的臉色當場就紫了,這場面他哪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先不說他們末日盟就是肖風碰瓷的第一個受害者,光是才在他眼前就發生了相同了一幕,一次兩次就算了,第三次他哪還可能被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奶神奶神!有話好說!有話好說!我們末日盟上下一定竭盡力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末日天尊馬上僵硬著臉選擇認栽,慌忙把肖風扶了起來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正準備扯開嗓子大喊大叫的肖風一口氣憋回了肚子里,沒想到末日天尊現在這么上道了,也不再掩飾,直接開口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拿3塊空間石出來,今天這事就算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末日天尊沉著臉,咬咬牙,對著身后的末日法神低沉著聲音開口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給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立刻,又有一個視頻帖子出現在華夏區的論壇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《奶神公然勒索大工會視頻曝光!沒想到大名鼎鼎的奶神居然是這種不要臉的人!前往皇城傳送陣廣場的各大工會請務必小心提防!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第四更送到,祝所有讀者五一勞動節快樂,也請喜歡本書的朋友們能夠來正版網站支持一下道長!

                    平時一更的時候道長也沒臉皮求支持,今天難得加更一次,所以還是求幾個訂閱和收藏!

                    謝謝!

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中文无码字幕,亚洲中文字幕av,亚洲中文字幕av不卡无码,亚洲中文字幕av无码不卡,亚洲中文字幕Av无码不卡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